印尼自由貿易協定 支撐後疫情時代的經濟發展

印尼從中斷全球貿易的新冠疫情復甦之際,自由貿易協定能否為陷入困境的出口商帶來提振?​印尼希望透過與歐盟、日本、澳洲等國家的自由貿易協定(FTA),在疫情下開啟新貿易的機會、關稅減免以降低成本,並加強供應鏈的多元化。
2020 年 09 月 10 日 •

無法想像我們實施全面封城後,經濟成長率衰退了17%。」,印尼總統Joko “Jokowi” Widodo在7月州長會議時表示。

儘管前景黯淡,印尼領導人認為國家非常幸運,經濟衰退程度尚未加倍惡化,但新冠疫情的確已重創東南亞最大經濟體,急需新的成長引擎。

2020年5月出口較上年同期衰退28.95%,達到105.3億美元(89億歐元),是2016年7月以來的最低水準。經濟衰退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煤礦、咖啡、棕櫚油及石油與天然氣的貨運減少。2020年6月,印尼央行(Bank Indonesia)調降該年成長預估至0.9-1.9%,低於先前預估的2.3%。

在疫情帶來的經濟挑戰下,自由貿易協定(FTA)可否提供印尼出口商恢復元氣的辦法?畢竟FTA為地方企業提供許多好處,包括:跨足新市場、關稅優惠及更快與更簡單的通關能力。聚焦海外市場機會的同時,FTA也能促進供應鏈的多元化。

以下檢視幾項印尼最重要的FTA,評估這些FTA如何在後疫情世界協助經濟復甦。

開啟新貿易機會

​2012年以來,印尼已經參與具規模的貿易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談判,連同東南亞國協(ASEAN)其他9個會員國政府及其6個FTA夥伴:澳洲、中國、印度、日本、紐西蘭及南韓。

這項宏大協定將在生效後,創造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區,對整個區域的後疫情經濟復甦帶來重大影響。

印尼總統Joko Widodo (右三) 與其他國家領袖參加於泰國曼谷舉辦的第14屆東亞高峰會
印尼總統Joko Widodo (右三) 與其他國家領袖參加於泰國曼谷舉辦的第14屆東亞高峰會

RCEP讓海關及貿易相關基礎建設的相關規則與程序更平順,使減少結構性的障礙。實際上,印尼企業與RCEP夥伴進行貿易往來時,會變成遵守同一套程序,而不再是各種不同的規範,讓貿易往來變得更容易,並提升印尼成為貿易與投資目的地的吸引力。

「在全球經濟趨緩的背景下,印尼出口商必須善用現有或未來FTA(像是RCEP)的有利條件。這些協定開啟探索新市場的機會;透過符合資格的關稅優惠以降低成本;以及藉由多元化加強供應鏈。」DHL Global Forwarding 印尼總裁Vincent Young表示。

印尼-歐盟協定

雅加達也致力於與歐盟EU)達成重大貿易協定。印尼-歐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Indonesia-EU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非常重要,因為歐盟是印尼第三大出口地,其中重要出口包括:農產品、機械與設備、紡織品與鞋製品,以及塑膠與橡膠產品。

Joko Widodo 於印尼進行工廠參訪
Joko Widodo(身穿黃色背心)在印度尼西亞實地考察

歐盟主要出口工業產品到印尼,包括:機械與設備、運輸設備及化學品。有關棕櫚油的貿易協商已經面臨挑戰,因為歐盟決定在2030年前,分階段淘汰棕櫚製生物燃料與生物柴油的使用

歐盟執行管理單位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已經將棕櫚油分類為非永續產品。此計劃讓印尼感到不安,因為印尼是世界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國。

不過,談判仍在持續中,最新一輪(歐盟描述為「公開與具建設性的一輪」)在2020年6月採視訊會議方式舉行

其他正在進行中的FTA談判,包括印度與南韓。與此同時,政府正在尋求與日本進行重大協定談判,希望能進一步促進雙邊貿易。

日本是印尼的第二大出口國及第三大進口國,透過印尼-日本經濟夥伴協定(Indonesia-Japan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的重新談判,印尼希望拓展日本的新鮮與冷凍漁業產品市場,包括:鮭魚與鱒魚等。現階段,連同部分鮪魚罐頭產品,這些產品都排除在關稅減免承諾範圍之外。

促進供應鏈多元化

​疫情突顯全球供應鏈的脆弱性,尤其是倚重一或二個重要來源國,供給特定產品。

新冠疫情在2月進入高峰時,ASEAN多個會員國的服飾供應鏈嚴重中斷,因為當時中國實施長達數月的封城措施,導致許多原料卡在中國。

許多出口商得到教訓,已經加快供應鏈的多元化腳步,作為「去除風險」策略的一部份。針對此方面,FTA有能力為企業伸出重要援手,因為FTA追求多元化的付諸實行。

由於測試能力有限,印尼一直無法有效抑制 Covid-19 大流行
由於測試能力有限,印尼一直無法有效抑制 Covid-19 大流行

印尼-澳洲全面經濟夥伴協定Indonesia-Australia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IA-CEPA)可能已經達成此目標,這項印尼與澳洲簽署的重大貿易協定在20207月生效。2005年以來的談判工作,此貿易協定消除兩國之間94%產品類別的關稅。

對向澳洲採購原物料或中間產品的印尼企業而言,雙邊貿易協定也有望降低成本。分析師指出,雅加達預期出口澳洲的廣大系列產品將立即獲得提振,包括:紡織品、汽車產品、電子產品、漁業產品及通訊工具。

對於尋求多元化,以及將製造重心遷出中國的企業,印尼也提供可行的低成本替代方案,由DHL團隊提供範圍廣泛、富彈性的多元模型貨運選項。

Yong指出,DHL2019年推出新的小量貨運多元模型物流服務,透過公司的陸運網絡,協助印尼群島連結重要的ASEAN市場。

更光明的未來

​印尼努力加速FTA的正式簽署,創造穩健經濟願景,即使在家對抗疫情,也能支撐經濟復甦工作。

在印尼追求經濟復甦而努力的同時,努力加快FTA的批准速度,即使是在國內解決新冠疫情的問題,也是合乎經濟效益。

不過,眾所周知FTA推動進度向來十分緩慢。以IA-CEPA為例,在初次展開談判後15年才正式簽署立法。部分分析師也質疑,印尼企業—尤其是中小型企業—是否能充分利用FTA刺激出口。

位在雅加達的經濟與金融發展研究所(Institute for Development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經濟學家Bhima Yudhistira指出,缺乏有關提議內容的資訊,可能是進度緩慢的原因之一。「資訊是否適當傳達?中小型企業是否獲得出口產品的機會?」他接受《雅加達郵報》訪問時說。

其他評論家也指出,減少非貿易障礙,像是相對複雜的法規環境,也能讓其他國家的出口商,更容易在印尼建立商業關係。

儘管存在這些挑戰,但隨著更多協定在未來付諸實施,我們可以清楚看見印尼透過FTA取得的貿易優勢會持續增加。

「從發展目的來看,印尼需要推力,在參與的自由貿易談判達成決定性的結論;並且對地緣政治有明確的展望」,雅加達策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學者Rocky Intan最近接受《外交家》雜誌訪問說。

以上行動將使雅加達在多層貿易監督下,維持宏亮的聲音及有利位置。

本文的另一個版本首次發表在雅加達郵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