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需求強勁的情況下,空運比海運更具成本競爭力

儘管缺乏腹艙運力,但是由於海運一直存在可靠性和運力問題,空運需求保持強勁。
2021 年 08 月 06 日 •

運力短缺和海運運費飆升導致市場對航空貨運的需求日益強勁,讓那些希望在供應鏈中尋求更大確定性的人們感到頭疼。

根據敦豪最新的行業空運狀況分析,電子商務極大地提高了對航空運輸的強勁需求,而港口擠塞、昂貴的海運費和再儲存費用等各種因素不斷促使之前依賴海運的貨物轉向航空運輸。

引人注目的是,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報告稱,5月份(可獲取數據的最近一個月),全球需求比2019年同期增長了9.4%(測量標準為每公里的貨物噸數),而運力則下降了9.7%。

即便如此,儘管空運費處於歷史高位,但是相對於集裝箱運輸而言,航空貨運的成本競爭力仍在繼續提高。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數據,在本次新冠疫情危機爆發之前,空運的平均價格是海運的12倍,但是2021年5月空運的平均價格僅僅是海運的6倍。

敦豪全球貨運物流亞太區行政總裁Kelvin Leung表示,採購經理指數(PMI)如今持續表明高需求會在未來保持更長的一段時間。

他說:“在大多數主要經濟體中,商業信心、製造業產出和新的出口訂單數量都非常樂觀。現在航空貨運的競爭越來越激烈,而且比集裝箱運輸更容易預測。這一事實告訴我們,強勁的需求至少會持續到第四季度,然後隨著假期的臨近,通常市場需求有望飆升。”

歐元區7月份的臨時採購經理人指數極具戲劇性。研究公司IHS Markit 的最新調查顯示,在新冠疫情封鎖期結束後,隨著經濟繼續重新開放,7月份歐元區的企業公佈了其21年來最快的擴張速度。

根據這位分析家的初步“快報”顯示,標題中的IHS Markit歐元區綜合採購經理人指數——這是衡量製造業和服務業經濟健康狀況的一個重要指標——從6月份15年來的最高點59.5升至7月份的60.6,這是自2000年7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這確實令人驚嘆,但同時也對供應鏈產生著影響。歐元區供應商交貨時間——供應鏈延遲的關鍵晴雨表——繼續以此次調查所記錄的最快的速度延長,在促使投入成本上升方面發揮著關鍵的作用,同時也創造了有利於航空貨運解決方案的條件。

IHS Markit首席商業經濟學家Chris Williamson在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供應鏈延遲仍然是製造業關心的重點,限制了生產,導致公司的成本上漲。成本上漲導致商品和服務的平均售價上漲,接近歷史最高點,這可能會導致未來幾個月消費品價格上漲。”

持續的需求

貨運運力不但無法滿足這一更高的市場需求,而且仍在努力地恢復新冠疫情爆發前的水平。

根據敦豪報告的數據,2021年6月全球貨運運力與2019年6月相比下降了27%。儘管疫苗的接種使得旅遊人數有所增加,從而使得運輸量增加,但是,腹艙運力仍比新冠疫情爆發前的水平降低40%,因此,目前的全球運力仍不足以支持當前的需求激增。

敦豪全球貨運空運業務主管Thomas Mack表示,“2021年5月份的運費比2019年的基線水平高80%以上,比2020年的基線水平高7%以上。5月份的增長可能是因為製造商仍在使用空運方式更快地補充庫存。我們預計運費將保持高位,因為需求大幅增長,而運力仍然有限。”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總幹事Willie Walsh在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一份新聞稿中表示,隨著各經濟體解除封鎖,他希望消費將從商品轉向服務。

他補充說:“一般來說,這樣可以減緩貨物的增長,但是與海運相比,在因邊境持續關閉和旅行限制導致客運需求疲軟的情況下,空運競爭力的提高將繼續使航空貨運成為航空公司的一大亮點。”

然而,數據供應商WorldACD表示,並非所有的市場都能從新冠疫情封鎖和經濟復甦所創造的獨特的市場條件中受益。其5月份的數據顯示,非洲、歐洲、中東和南亞等來源地區的表現低於2019年的運量水平,而亞太、中美洲和南美洲以及北美洲的表現高於2019年的水平。

WorldACD表示,將2021年5月的運費/收益表現與2019年同期相比,北美洲的收益為24%,而亞太地區的收益為108%。 WorldACD 在6月份的一份報告中寫道:“亞太市場可能會引起廣泛關注,但這並不意味著它是該行業的代表。儘管所有地區與2019年相比都有兩位數的增長,但亞太地區顯然獨占鰲頭。”

Mack希望,在未來的幾個月裡,航空公司將繼續獲得更大的收益。他說:“大多數關鍵市場的需求依然強勁,只有航空公司才能以高價提供額外運力。”

“我們預計空運需求將保持強勁,在承運商有能力提供更多腹艙運力之前,運費不太可能大幅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