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運中斷導致空運運力緊縮

空運運力緊縮,需求和運費預計將保持高位,部分原因是由於海運陷入重重困境。
2021 年 09 月 08 日 •

今年夏天,隨著新冠疫情封鎖措施繼續導致空運和海運供應鏈混亂,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亞洲。

在第二季度鹽田港口關閉後,8月份中國寧波港口爆發了新冠疫情,導致更多的班輪服務中斷和運力損失—加重了全球船期的混亂,導致運費進一步上漲,使更多的托運人轉向航空貨運解決方案。

與此同時,中國空運業一直在應對自身的障礙。最大的障礙是繼8月份搬運工人中發生新冠疫情后,上海浦東國際機場(PVG)暫停了貨運業務。

暫停貨運業務增加了中國出口航線的不確定性,特別是在隔離檢疫措施已經導致運力削減的上海。根據供應鏈風險分析平台Everstream Analytics發布的一份報告,8月初運力僅為33%的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爆發的疫情可能會導致自2021年7月以來開始形成的空運貨物積壓數量的增加。

敦豪全球貨運空運業務主管Thomas Mack評論稱,2021年初供應鏈中斷的教訓是,空運可以幫助那些尋求供應鏈確定性的人克服困難。

他說:“7月和8月,在中國中部和越南發生的港口關閉,對海洋航運業的影響程度超過了今年年初因長賜號集裝箱貨輪堵塞導致蘇伊士運河關閉產生的影響。”

“當時空運需求立即上升,而現在由於港口生產效率下降和寧波一些碼頭關閉,我們看到了在中國和越南發生了同樣的情況。這導致了一些航線的空運量增加,特別是進入美國和拉丁美洲的航線,那裡的進口量環比增長了近40%。”

因中斷和即將到來的旺季導致的供應緊張

除了新冠疫情導致的港口和機場生產率損失外,中國的物流也因夏季洪水氾濫而受阻。

在其他地方,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關於美國100%貨物檢查的新規定導致機場貨物積壓,而第二季度鹽田港口關閉和由此導致的航班延遲,使美國船隻排著長隊等待,同時也使更多的人從海運轉向空運。

根據敦豪航空行業貨運動態報告,由於數量巨大,法蘭克福機場、奧黑爾國際機場和阿姆斯特丹機場也出現延誤現象,預計運輸時間將在數週內受到負面影響。

8月份的早期指標顯示,大多數貿易航線的需求保持穩定,與7月份受運力緊縮影響最嚴重的區域以外的相對平穩的空運需求保持一致。

然而,7月份的運力仍然受到嚴格限制。可用的運力,雖然高於2020年(當時運力嚴重下降),但是仍比2019年新冠疫情爆發前的水平低23%。

根據數據分析公司克萊夫數據服務公司和塔克指數進行的最新航空貨運分析,運力下降導致動載因子比2019年提高了5%--這是根據流動的貨物體積和重量以及可用的運力計算的--但比2020年同月下降了3%。

事實上,克萊夫的總裁Niall van de Wouw在分析中指出,7月份的動載因子為66%,是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的最低記錄。

van de Wouw在報告中表示:“假期的開始及其對航空貨運量的傳統影響顯然是一個因素,但很明顯,航空公司也在不斷調整運力。”

“需求尚未回升,所以他們在嚴格管理供應。與一年前相比,取得的成效與2019年7月持平,這當然不是壞消息,但供需比將保持緊縮,特別是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洲際間客運市場將會在短期內復蘇。”

需求和運費預計將保持強勁

不出所料,供需平衡使運費保持在較高的水平。 7月份,波羅的海空運指數(BAI)的月平均值比6月份提高了2%,儘管比5月份創下的年初至今的最高點低了6%。

總體指數很樂觀,與去年7月相比,提高了38%,比2019年提高了98%,反映了需求的狀態和運力的限制。

敦豪全球貨運物流亞太區行政總裁Kelvin Leung表示,“由於需求健康增長,運力受限,我們預計運費將保持高位”。他進一步補充說,“由於最近對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的工人和操作人員實施了新的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即將到來的旺季可能在操作上存在挑戰性。我們鼓勵客戶提前做好發貨計劃安排。”

並非只是Leung預計未來幾個月需求和運費將保持強勁。

投資銀行Stifel的全球物流副總裁Bruce Chan在波羅的海交易所月度總結報告中說,有跡象表明,在美國針對第四季度節假日高峰的季節性擴產/擴量工作已經開始,而庫存與銷售量比仍接近歷史最低點。

Chan表示:“有趣的是,一家大型零售商表示,即使他們已關閉了所有的門店,只專注於補充庫存積壓貨物,但是仍需要幾個月才能恢復正常。因此,除了滿足強勁的新需求外,托運人還在拼命迎頭趕上。”

與此同時,TAC Index公司的Gareth Sinclair補充說,由於經濟復甦、電子商務繁榮以及海運行業遭遇運力和經營挑戰,航空貨運需求將繼續高於2020年水平。

他補充說:“與去年和新冠疫情爆發前的水平相比,運價繼續保持強勁。隨著需求繼續大於供應,預計在可預見的未來,情況會依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