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的海运运力导致一家越南海鲜产品出口商转向空运

由于海运挑战看不到尽头,越南最大的水产公司因急需运输冷冻蟹而转向空运,并进行调整以降低成本。
(Image: Shutterstock)
2021 年 10月 08 日 •

越南的海鲜产品出口业务正面临最严峻的挑战,因为海运运力已达到最大极限,而需求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这不幸导致一些企业亏本运输,以完成世界各地的订单。

但是越南最大的国有水产公司Seaspimex可能找到了办法:他们精打细算,用智能手机拍摄照片,使用更便宜的包装,通过空运方式运输。在该项目上对Seaspimex提供帮助的敦豪团队认为,更经济可行的方法是解决许多出口商面临的供应链问题的关键。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Seaspimex一直依靠海运向费城进口新鲜的鱼类和甲壳类动物。

然而,最近海运中断和运力不足影响了向美国的发货。不幸的是,这对他们的合作伙伴,美国一家生产海鲜罐头的全方位服务分销商带来了不利的影响。

在安排紧急发运冷冻蟹时,Seaspimex发现他们不得不支付历史最高水平的海运费。更糟糕的是,至少需要三周到一个月的时间来确保他们的整箱货(FCL)冷藏箱到达美国。

敦豪全球货运越南、柬埔寨和老挝总裁Laurence Cheung在谈到海运形势时表示,“所有贸易航线的海运费都在飙升,而舱位短缺逐月恶化,使得许多依赖海运出口海鲜的企业越来越困难。”

A combination of a shortage of reefer containers and skyrocketing ocean freight rates are leading many businesses to look for alternative methods to ship perishables. (Photo: Shutterstock)
冷藏集装箱不足和海运费飞涨,迫使许多企业正在寻找运输易变质食品的替代方法。(图片:Shutterstock公司)

由于越南平均95%的海鲜产品传统上是通过海运出口的,海运价格的飞涨迫使海鲜产品出口商不得不接受损失,与传统合作伙伴保持关系。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的话,疫情导致的海洋供应链的中断可能会威胁到越南蓬勃发展的海鲜产品行业。越南在2019年超越泰国,成为世界第三大海鲜产品出口国。

“难题需要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来解决。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寻找可行的替代方案,以帮助陷于与Seaspimex相同困境中的客户。空运与海运之间成本差异的缩小促使人们选择航空运输方式,” Cheung表示。

冷冻蟹从海运转向空运

货运模式的转变带来了一系列的挑战。时间是Seaspimex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因为他们必须在一周内将200箱的冷冻蟹紧急发运到美国。

为了在合理的成本范围内避免交货延误,Seaspimex与全球货运越南团队密切合作,将海运货物转向航空运输。

此次交货需要越南原产地团队与美国目的地团队密切合作,以完成运输方式的转变。在接到通知后,敦豪团队必须立即找到一家有相应设施和能力的航空公司,以便以合理的速度满足温度要求,并安排适合客户首选的预计到达时间的工作日航班。

“通过空运运输200箱易变质食品是相当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进行一系列的规划,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与Seaspimex合作,也是他们第一次通过空运运输海鲜产品。”

Within short notice, the DHL team found an airline with temperature-controlled facilities suitable for storing and delivering Seaspimex’s 200 cartons of chilled crabs.
在接到通知后,敦豪团队找到了一家有温控设施的航空公司,可以储存和运输Seaspimex的200箱冷冻蟹。

运输Seaspimex货物面临的另一个关键挑战是,从越南工厂到美国目的地,货物的温度必须保持在0到3摄氏度之间。

“对于易变质食品,我们通常建议使用活性包装,如可以主动调整容器内温度的Envirotainer温控容器,以保持指定的温度范围。但是,这种包装的成本更高,” Cheung解释说。

为了保持运费在可接受的合理范围内,敦豪团队提出了一个更经济实惠的被动性温控包装替代方案,即使用装满干冰的聚苯乙烯泡沫箱。热包装和冷却材料可以保持纸箱内的温度长达96小时,而温度数据记录器可以在整个运输过程中充分显示螃蟹的温度状况。

然而,航空公司通常将易变质食品放在2到8摄氏度的温度下保存,这个温度略高于冷冻蟹的理想温度范围。

为了保持螃蟹处于冷冻状态,敦豪团队必须保持良好的平衡,因为螃蟹是有名的极易变质的食品。“我们必须计算每个箱子使用的干冰的确切数量,使用温度记录仪进行监测,以考虑干冰融化的速度,” Cheung补充道。

“冰太多,螃蟹可能结冰,而干冰太少可能会很快融化,这两种情况都会影响螃蟹在运输途中的质量,” Cheung解释道。

此外,机场规定不允许敦豪的员工进入货运站的温控设施。为了监控货物的再包装,在货物开始飞往美国的长途飞行前,敦豪团队不得不向货运站的工作人员提供明确的指示,而货运站的工作人员在将螃蟹卸货放入冷藏柜,重新装入装满新鲜干冰的聚苯乙烯泡沫箱中的整个过程中,拍摄照片发给敦豪的员工。

The DHL team worked closely with the terminal staff, who sent them photos from the terminal's temperature-controlled facility to monitor the repackaging of the chilled crabs.
敦豪团队与货运站的工作人员密切合作,货运站的工作人员从货运站的温控设施向他们发送照片,以监控冷冻蟹的重新包装过程。

在38小时的整个运输途中,敦豪团队监控货物的各个运输阶段,向Seaspimex提供不断更新的信息,直到货物到达约翰·弗兰克·肯尼迪机场。在那里,敦豪全球货运美国空运团队随后将货物交给在机场等待货物的Seaspimex团队。

从海运到空运的顺利转换使Seaspimex有信心将空运作为未来一种可行的货运选择方案。

 

开发创新方法,实现物美价廉的冷冻包装

Cheung认为,克服货运中断的一个更为长久之计就是针对冷藏集装箱开发创新的解决方案,这将使易变质食品的运输更加经济实惠。

Cheung说:“在新冠疫情期间,对容量灵活性的需求日益增长,加之越来越大的时间和成本压力,这就需要我们花时间开发适用的新的集装箱形式和运输流程。”

由于各个企业都面临着不断飙升的运费和漫长的运输时间,所以他们正在寻找更具成本效益和更加高效的货物出口方式。

与此同时,物流服务提供商也在紧锣密鼓地寻找解决方案,来排除新冠疫情带来的障碍。

“因此,在努力为客户寻找物流解决方案时,我们必须机敏灵活。我们希望继续帮助企业找到更经济可行的端到端解决方案,来解决他们的供应链问题,并通过这种做法在新冠疫情之后建立更加持久的合作伙伴关系。”